專業生產廠家、行業標桿企業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找資訊 > 我國油脂企業怎樣才能逆境求生存

我國油脂企業怎樣才能逆境求生存

發布時間:2018-10-10來源:二五八集團

摘要: 近期國產大豆受國儲收購政策支撐價格高位運行,東北地區國產大豆壓榨企業基本處于停收狀態。按照目前黑龍江地區的豆粕 元噸、豆油元噸、大豆元噸計算,每壓榨一噸國產大豆,油廠將面臨元左右虧損,在政府尚未對國產大豆壓榨企業給予財政補貼前,企業依...

近期國產大豆受國儲收購政策支撐價格高位運行,東北地區國產大豆壓榨企業基本處于停收狀態。按照目前黑龍江地區的豆粕 3000元/噸、豆油7000元/噸、大豆3700元/噸計算,每壓榨一噸國產大豆,油廠將面臨200元左右虧損,在政府尚未對國產大豆壓榨企業給予財政補貼前,企業依賴市場運營單一手段難以應對價格風險。因此以九三油脂為代表的黑龍江大豆壓榨企業強烈呼吁國家給予政策性補貼,面對當前的國際國內環境油脂企業該如何應對價格風險,企業如何在市場與政策間抉擇,成為業內人士關注的焦點。 國內油脂企業的困惑與尷尬 近幾周以來,以九三為代表的國有大型壓榨企業黑龍江周邊分廠一直處于停機狀態,國產大豆價格居高不下,產區進口大豆流入管制,一面是高額的壓榨虧損,一面是巨大的內外價差,國產壓榨企業面臨兩難選擇。 九三糧油工業集團有限公司作為國家首批151家農業產業化重點龍頭企業之一,其下設八個工廠(九三、北安、寶泉嶺、哈爾濱、哈爾濱惠康、天津、大連、防城港惠禹),年加工大豆能力700萬噸,工廠主要以黑龍江地產優質非轉基因大豆為原料。近年來,在我國大豆產業面臨激烈的國內外競爭市場環境下,九三集團一直以“振興大豆,產業報國”為口號在發展國內大豆產業方面擔當重擔,但面對突如其來的金融風暴及國內產業扶植政策,企業在產、購、銷環節面臨著空前的挑戰。2008年10月,國家在黑龍江等東北大豆主產區進行大豆收儲,收儲價為1.85元/斤,收儲總量150萬噸。國產大豆受此影響,收購價格一度升至 1.90元/斤,后期價格雖有緩慢下滑,但平均價格仍然在1.60—1.80元/斤之間徘徊,企業使用國產大豆將面臨嚴重壓榨虧損,對此九三黑龍江周邊分廠紛紛停止收購,部分工廠因原料緊張被迫廢棄停產。同時,進口大豆成本低廉,粗略計算同期進口大豆運抵黑龍江的成本不到3500元/噸,按照目前黑龍江地區油、粕價格計算壓榨一噸進口大豆,企業利潤將在100—200元左右。另外,少數民營中小油廠已開始直接采用進口大豆,用以補充豆源、擠占市場份額,對此近期國家再次出臺緊急政策,嚴厲查處進口大豆流入產區,嚴禁進口大豆參與國家收購儲備環節,這在一定程度限制了進口大豆流入。 面對這樣的兩難選擇,九三油脂集團總經理田仁禮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呼吁,有關部門應盡早出臺補貼措施刺激油脂加工企業使用國產大豆。在目前每噸進口大豆比國產大豆低1000元左右的情況下,要解決國產大豆滯銷的問題,國家有關部門應該加大對國內油廠補貼,油脂加工企業只要滿足使用國產大豆、占有一定的市場份額、具有一定的規模和影響力、生產過程可控,國家都應該進行補貼,只有這樣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國產大豆的困局。同時他還指出,由于國產大豆與進口大豆間存在巨大價差,黑龍江油脂加工企業紛紛觀望停止收購國產大豆,因此豆農只能將大豆賣給國家收儲點。然而在目前儲備條件有限,農民集中賣糧的情況下,國產大豆單純依靠國家收儲是很難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的。即使糧食短期集中進入儲備庫,若加工企業不開機,積壓的糧食仍將面臨質量下降乃至積壓變質的問題,同時國家保存與倉儲環節消耗的人力物力將加大,一方面是原料積壓,另一方面是企業等貨開工,整個市場產、購、銷環節將面臨空前壓力。 國內油脂市場分析 目前國內的油脂企業初級加工格局以內外合資和外商獨資控股的大中型加工企業為主,中糧、益海、嘉吉、金光等憑借資金優勢在沿海地區各占據一席之地,其累計壓榨能力占國內壓榨份額的40%左右。九三糧油工業集團作為國有農業產業化重點龍頭企業,目前也形成了以黑龍江為基地輻射沿海的產業帶格局,最新統計顯示九三合計壓榨能力占國內壓榨份額的30%。另外廣州、江蘇、山東、黑龍江地區以廣州植之元\江蘇南通寶港\山東日照邦基三維\北京匯福為代表的民營壓榨企業也形成了初具規模的產業鏈條。總體上看目前國內油脂行業已形成國企34%、外企42%、民營24%的布局特點。然而面對2008年突如其來的金融風暴,國內油脂行業集體面臨著原材料價格上漲、產品價格下降以及需求不振的局面。 從原料采購方面分析,中國連續第五年出現糧食豐收,農民的賣糧問題再次受到關注,對此國家采取了大幅度提高糧食最低收購價的措施,對農民心理有較大的支撐作用。目前哈爾濱周邊油廠大豆掛牌收購價格集中在3400—3460元/噸,較國儲大豆收購價格低240—300 元/噸,然而國內收購市場仍十分冷清。國內油廠不愿收購國產大豆的主要原因是:按照當前大豆收購價格和豆油、豆粕價格計算,油廠壓榨大豆將出現虧損;國際市場大豆價格持續下跌,進口大豆到港完稅成本遠低于國內大豆收購價格,使得常年采購東北大豆的遼寧、河北、天津和山東地區油廠將大豆采購重點轉向國際市場,停止了國產大豆收購,往年零售商在東北地區的訂單被迫大量取消,導致國內收購市場有價無市。統計顯示2008年國內產區70—80%的國產大豆份額將面臨無處消化的困境,國內油廠在目前價格水平下無力承受,國家儲備擔當了收購市場的主體角色。從市場角度分析,國內供應目前已存在供應鏈條失衡的局面,后期行情如何演繹,價格機制仍將起到關鍵作用。監測顯示,12月船期的進口大豆到港完稅成本低于3100元/噸,運抵黑龍江的成本明顯低于當地大豆收購價格。按照華北及東北地區沿海港口和黑龍江地區的運輸費用以及進口大豆和國產大豆之間的品質差價計算,如果兩者的價差在300 元/噸以上,黑龍江地區油廠將繼續面臨采購進口大豆風險。 根據最新進口成本測算1月船期進口大豆理論豆粕價格2566元/噸,現貨銷售方面,12月初受進口到貨階段性短缺影響,廣東地區豆粕供應緊張,現貨價格短期保持高位運行,但市場預計12月下旬進口大豆將集中到貨,短期豆粕市場供應壓力集中放大,現貨價格將大幅下挫,另外印度豆粕也將集中到港,2300—2500元/噸的進口價格沖擊國內市場。從養殖需求方面看,國內養殖情況仍不樂觀。雖然豬料需求相對穩定,但禽料需求仍低迷,這抑制了豆粕的需求前景。目前兩節前備貨情況不佳,現貨企業看淡后市,采取隨采隨用策略。近期江蘇、湖北和遼寧部分地區再次出現了家禽疫病,禽類飼料需求前景進一步惡化。總體看國內豆粕現貨價格面臨集中快速下跌的沖擊。商務部預計12月份進口大豆到貨395萬噸,按照11月船期測算,預計11月末到 12月進口豆粕成本價格維持在2800元/噸附近。 從油脂方面分析,12月中下旬國內貿易商對豆油價格預期普遍看跌,國內各地豆油市場短期供應緊張購銷清淡,豆油價格小幅振蕩。調查顯示目前沿海地區開工壓榨的大豆原料成本完稅價格基本集中在3200元/噸,后期進口大豆集中到貨,企業原料成本降低,豆油加工成本亦大幅下降;其次國內部分前期停產的油廠面臨集中恢復開工,豆油新增供給量迅速增多;最后民工提前返鄉,終端需求受到一定影響。因此在豆油供給增加、需求不旺、原料成本下降的共同影響下,豆油市場可能面臨旺季不旺的消費特點。同時雖然目前市場上已迎來傳統的雙節前小包裝備貨高峰,但由于國內貿易商采購態度謹慎,市場需求并未有效好轉,國內植物油現貨價格未像大家預期的大幅上揚,只是橫盤整理,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油脂企業的提價預期,在無重大利好政策出臺前,國內植物油價格難以好轉。 總體上看, 11 月份沿海地區進口大豆和國產大豆壓榨虧損程度增加,豆粕出廠價格繼續下跌。雖然進口大豆到港成本有所降低,但對加工收益的影響不能被油粕成本的下降所抵消。按11月底到港的進口大豆完稅成本3800元/噸測算,沿海油廠初榨環節虧損307元/噸,虧損程度比中旬增加85元/噸。如果按照12月船期進口大豆對我國375美元/噸的報價測算,油廠加工收益為盈利522 元/噸,盈利水平較中旬下降16元/噸。如果按港口大豆3550元/噸的分銷價格測算,油廠加工收益為盈利27元/噸,盈利水平較11月中旬下降15元/ 噸。11 月份,黑龍江地區豆油及豆粕價格繼續下跌,而國產大豆收購價格因受國儲收購的支撐整體呈現小幅降低態勢,油廠壓榨收益進一步下降。11月底黑龍江地區油廠初榨環節加工虧損60元/噸,較中旬下降33元/噸。總結以上分析,在2008年金融危機的市場競爭環境下,國產油脂企業不僅失去了往常國產大豆比進口便宜200元的價格優勢,反而因為國家收儲提高了收購的難度與價格,在同比其他沿海油廠原料價格高600-1000元/噸的情況下,競爭優勢喪失殆盡,市場競爭舉步維艱。

banner
合作網站
渠道網世界工廠網中國企業網中國機械網萬國商業網華夏化工網百貿網天下網商中國供應商網億商網全球五金網28商機網

免責聲明:本網所展示的信息由企業自行提供,內容的真實性、準確性和合法性由發布企業負責,真偽自辨,交易前一定要慎重考慮。

本站不承擔任何責任;本站有部分信息和資料來自會員發布和網絡搜集,如有侵權請來電告知,本站盡快處理。

Copyright ? 2008-2019 電臺網 ALL Right Reserved         閩ICP備11014391號-55

神龙宝石登陆